零點看書 > 極品神印少主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我乃神族少主玉曉天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我乃神族少主玉曉天


  
      風步崖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都是一愣,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這老家伙上來不打架卻是來問問題,且這個問題大家似乎也都很想知道。在場所有白玉族人都想知道擂臺上那個談笑間弄死煉丹世家天才天都煞、將一位隱世家族老一輩護道者困在陣中的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擂臺上那個灑脫孤傲有時卻又嬉笑怒罵的年輕天驕到底是何人?
  
      所有白玉族人的好奇心都被提了起來,這個年輕人實在太神秘了,以前從未在神族聽說過,他就仿佛從天而降一般。他到底會是哪家的天驕?他真的是白玉神族的人嗎?
  
      不只是擂臺下這些普通白玉族人在好奇,就連圣山之上六大神殿的大佬們此時也都提起了精神。顯然他們也無比關注這個問題。
  
      這風步崖一出場竟就讓玉曉天的身份成為所有人關注的焦點,這不得不讓人警惕。
  
      莫非這老家伙或者是他背后之人察覺到什么了?
  
      玉曉天只是略微一想便也沒有放在心上,他朝那風家三長老風步崖淡淡一笑說道:
  
      “我乃神族少主玉曉天,似你這等老狗直接喊我少主即可。”
  
      一句話說出讓在場所有人再次一愣,接著擂臺下所有人都是心中大喜,雖然不知具體但那位年輕公子說的明白,他是神族少主,那就是我們神族之人。之前有人擔心他是其他族外來之人,現在這種擔心沒有了。所有白玉族人都是興奮無比,一個個興奮的恨不能大聲高呼‘少主萬歲’。
  
      他們這邊萬眾興奮,可暗中關注這里情況的神族大佬們卻是反應各異。圣山頂上六大神殿的大佬們此時卻都是一頭霧水,神族何時出了一個少主?
  
      眾人都把目光聚集到司徒老爺子身上,可大家無奈的發現老爺子此時竟又好似睡著了。眾人無奈又只能各自作罷,暫時放棄打聽的心思。他們沒注意的是明明應該睡著的司徒老爺子眉頭卻是微微皺起,那一雙眼眸更是透過眼皮縫隙死死注視著擂臺之上的情景,好似生怕發生什么意外救援不急。
  
      其他幾位大佬相互嘀咕了一陣之后也只能繼續看著,透過銅鏡他們看到此時擂臺上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
  
      風步崖聽了玉曉天的話后也是一愣,明明被玉曉天叫做老狗可他卻仍舊一臉微笑,只是愣了片刻之后這老家伙便再次開口笑道:
  
      “玉公子說笑了,但不知公子是神族哪——”
  
      “你這老狗少在這里亂叫,要動手就直說,不敢就乖乖站到一邊,別耽誤本少主的正事。我這正殺人呢,報個仇都不順當,真是可惡。”
  
      老家伙還想再問可卻被玉曉天直接開口打斷,一聲老狗更是叫的所有人都是一驚,那家伙再怎么說也是隱世家族的長老啊,這樣的人物哪一個不是高在天上的人物,什么時候被人如此侮辱過?
  
      擂臺下所有白玉族人都震驚無比,他們一個個全部轉頭看向那位風家三長老風步崖,看他會是如何反應。
  
      被人如此侮辱,被當眾叫成‘老狗’這風步崖自是憤怒無比,老家伙的臉色一陣陰晴變幻最終竟又重新變成了笑臉,老臉雖然是在笑,可那雙狹長的眼眸中卻是充滿陰狠之色。
  
      “原來如此,那老夫就不打擾了,公子請自便,但愿您能得償所愿,將想殺之人殺死。”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老家伙非但沒有動怒竟也不再阻攔。說完這句話后他竟乖乖站到了一旁,一副您請自便的架勢。
  
      雖然站到了一旁,可老家伙最后那句話的意思還有臉上的笑容都別有意味,好像是等著看玉曉天的笑話。他一開始怒吼而來,大叫著住手,現在卻又乖乖站到一邊不再阻攔,這前后不一的風格讓所有白玉族人都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等大家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大陣內時,眾人便頓時都明白了。
  
      此時陣內原本已然變為木偶的那紫袍護道者竟早就恢復神智,身上也早已重新出現了厚實的印氣鎧甲,此時那些寒風和雪花再也無法構成威脅。
  
      “多謝風長老喊醒老夫,在下感激不盡!請長老放心,如今老夫已然提高警惕,這些許雜陣伎倆再也奈何不得老夫,哈哈哈!”
  
      似乎是感應到外面之人的關注,這紫袍老者竟是開口大聲喊了起來,話語中充斥著得意和暢快以及對玉曉天的鄙夷。所有白玉族人此時都是憤怒不已,這老家伙簡直太囂張了。
  
      還有那位風長老,簡直卑鄙到了極點,先是大吼叫醒大陣內的紫袍老者,接著又說讓人繼續,如此卑鄙之人竟還是隱世家族長老,可見這隱世家族也絕不是什么好鳥。
  
      “你就這么肯定我奈何不了那老東西了?”
  
      玉曉天笑吟吟的開口,他一臉看傻子一樣的看著那風家三長老,很想知道這老家伙哪里來的自信。
  
      “呵呵,您請自便!”
  
      風步崖仍是一臉笑容的看著玉曉天,那意思好像在說有能耐你就使啊,看你還能如何。
  
      “哈哈哈,風長老說的對,白玉族那狗屁陣師,你若還有什么本領就趕緊使出來,老夫站在這里實在無聊的很,你這垃圾陣法根本奈何不得老夫啊,哈哈哈——!”
  
      陣內紫袍老者跟著出聲附和,不知為何他竟然能聽到大陣外那風步崖的言語,聽到風步崖在譏諷玉曉天,這位天都世家的護道者自是跟著幫腔。剛才在陣內所受屈辱讓他再無半點老一輩人的修養,言語中滿是臟話,充滿了對玉曉天的挑釁和鄙夷。
  
      更讓人無奈的是,擂臺下的白玉族人盡管無比憤怒可他們卻悲哀的發現那大陣似乎真的再也無法奈何擂臺上的紫袍老者。
  
      此時大陣中的寒風雪花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千樹萬樹百花盛開。這座大陣似乎是一座四季輪回陣。百花盛開花瓣漫天飛舞,這是春,之后的烈日炙烤是夏,再之后的蕭瑟落葉是秋,最后的寒風雪花自然就是冬。
  
      可此時無論是漫天飛舞的花瓣還是烈日炙烤竟都再也無法傷及那紫袍老者分毫。有了之前的教訓那老家伙學聰明了,直接用出最強防御,接下來的蕭瑟秋風和凜冽冬雪竟同樣不起作用。
  
      大陣再次運行一個輪回,可陣內那老家伙卻再沒受到半分傷害。
  
      “哈哈哈,神族大陣不過如此!”
  
      陣內陣外,紫袍老者和那風家三長老風步崖同時大笑起來,笑聲囂張之極,所有白玉族人聽在耳中都感覺無比刺耳。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