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權門貴嫁 > 七十六章·反噬

七十六章·反噬

什么意思?
  
  這里頭果然是有什么貓膩不成?
  
  事發突然,而且牽扯進了這樣的事,英國公夫人和世子夫人的心情都一落千丈,其實她們自己也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按理來說,救了人家的姑娘,就算是冬天衣服穿得厚,那也算得上是.....
  
  最該做的事,當然就是成就了這門親事,也省的之后招來閑言閑語和惹出事端。
  
  但是對方是賀二啊!
  
  這讓他們英國公府怎么能捏著這個鼻子把人娶回來?
  
  她們正茫然,就聽見衛二夫人這么說,不由得便來了精神,定定問她:“怎么回事?二夫人是什么意思?”
  
  衛二夫人大有深意的看了正坐在床上哭泣的賀二一眼,面容有些冷淡的說:“也沒什么,就是我們家那幾個孩子告訴我們,說是有人讓我們家的丫頭出去外頭遞了口信,原本是打算把賀家的表少爺給招進來后院來的,可賀家表少爺一進來便不見了,許久沒有回前面去坐席,而開席的時間又到了,所以他們才會到后面來......”
  
  這一番話說的有些彎彎繞繞,但是久在后宅浸淫,在場的所有人都一瞬間就聽明白了意思-----這件事果然是有貓膩的!
  
  衛家的丫頭出去遞口信,這怎么看怎么奇怪。
  
  她們遞口信給賀家的表少爺做什么?不管是什么人,溜進女眷們聚集的后院,難道還能是打著什么好主意不成?!
  
  賀二姑娘登時面色慘白如紙。
  
  而徐游卻一下子就明白了-----之前賀二應當是真的要設計朱元,所以她讓人去把賀家表少爺給招了進來,想要讓朱元完蛋。
  
  相比較起賀家表少爺來,賀二的名聲都算好了!
  
  那就是惡霸。
  
  世家的少男少女們都是很能克制住自己的,尤其是男孩子們,他們或許花心,但是對象卻絕不會招惹同樣身份的貴女們。
  
  唯有賀家表少爺,這個人從來就沒有忌諱,聽說他之前甚至還把工部員外郎的女兒給玷污了!
  
  這人簡直壞的天怒人怨。
  
  但是偏偏他爹是駙馬,他自己是如今還活著的永昌長公主的兒子,沒人敢招惹他。
  
  上次那個工部員外郎找上了長公主府的門,而且連女兒的尸首都帶過去了,可是最后永昌長公主替他做主,定了那個可憐的女孩子的妹妹當兒媳婦,這件事就還是被遮掩了下來。
  
  讓一個有婚約且花名在外的男人進后院來,這也太缺德了。
  
  衛二夫人對于賀二的印象壞到了極點。
  
  而英國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也驚疑不定,又覺得茫然-----他們當然不會蠢到覺得賀二讓賀家表少爺進來是為了私會-----那就肯定是為了對付別人。
  
  對付的是誰呢?
  
  這里正亂著,外頭衛大夫人跟前伺候的趙嬤嬤忽然神情復雜的進門來了,木著臉回稟衛老太太和二夫人她們:“老太太、國公夫人,賀家表少爺溜進家里來,竟然還躲在了四姑娘的院子里......”
  
  徐游提著一口氣聽著她往下說,一面又冷冷看了賀二一眼。
  
  真是又蠢又毒,還以為她能有多少能耐,卻不過就是個棒槌,竟然連這等小事都做的這么錯漏百出。
  
  可希望至少不幸中的萬幸,希望能達到至少一個目的吧。
  
  趙嬤嬤嘴角牽了牽:“幸好,也正是巧了,賀二姑娘跟咱們四姑娘的身量差不多,因為賀二姑娘落水,所以吩咐了下人去四姑娘的院子里取衣裳,被下人給碰見了......”
  
  衛二夫人氣的渾身發抖。
  
  這些兔崽子是要上天啊!
  
  一個個的,現在的女孩子們都要竄天了嗎?這種事居然都做的出來!如果小四回了房碰上了這個花心衙內.....
  
  她簡直不敢想!
  
  她立即就疾言厲色的問賀二姑娘:“賀二姑娘,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收買丫頭去送信給外男?!這一次你落水,也都是你私自往外遞信才招惹出來的事端!”
  
  這話說的已經極為不客氣了。
  
  英國公夫人便緊跟著也說:“你小小年紀,到底是何居心?難不成是想引來你表哥做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既然里頭有這樣的隱秘,他們就更不能讓賀二跟自家的孩子粘上關系了。
  
  簡直是可笑。
  
  只能盡力把責任都推在賀二一個人身上。
  
  如果證明這件事都是賀二預謀,那么到時候賀家也沒那個臉來讓徐家負責。
  
  再說了,憑什么要負責?這原本就是賀二自己在謀算人!
  
  賀二兩眼一翻,簡直快要暈過去,立即便失聲怒道:“不會的!怎么會呢!?我表哥怎么可能會鉆去四姑娘的院子里?他分明......”
  
  眾人都聽出端倪來。
  
  分明?
  
  分明什么?
  
  衛二夫人立即追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賀二卻說不出話來,她手腳酸軟,卻一下子就醍醐灌頂,福至心靈的搖頭:“沒什么!我叫我表哥進來,分明只是因為我掛念著我師父,所以想讓我表哥替我將新配置好的丸藥給我師父罷了,就算是我有錯,可是我也并沒有主動招惹誰,我落水,是徐二少爺救了我,眾目睽睽都是大家瞧見的.....難道你們就打算故意污蔑我,叫我吃了這個啞巴虧嗎?”
  
  徐游面色陡然陰沉。
  
  而英國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更是大怒不已。
  
  這個狡猾的丫頭!
  
  她是故意的,她恐怕真的就是故意沖著徐二少爺來的,故意落水引得徐二少爺下水救她,想嫁進徐家來!
  
  這個賤人!
  
  英國公夫人面沉如水,冷笑了一聲:“照你這么說,那我家小二就該看著你淹死,也不上前施救才是對的?”
  
  她冷冷的,語氣冰冷至極的說:“這件事我犯不著跟你這個小孩子說什么,自會去找你家長輩,事急從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想必你分不清這主次,但是你家大人是分得清的,至于你說的什么眾目睽睽,那簡直就是笑話,今天因為我身體不舒服,我們根本就沒留在這衛家用飯,這大家都是知道了的,衛二夫人也可以證明,我們家小二護送著我們提前回家去了,衛二夫人,您說是吧?”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