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從斗羅開始諸天作死 > 第428章 劉天心娘化了?

第428章 劉天心娘化了?

    “這種可能性既然出現了,就不能粗暴地將之否定,這不是科學的態度,我們可是要用科學對付龍。”古德里安道“龍的精神是以什么形態存在著的,現在還是謎團,就如同人類的靈魂本質上是遞質反應產生的信息集合……龍類呢?他們能夠從枯骨中復活,記憶不會有絲毫損傷,人類的靈魂寄宿在大腦里面,龍類的魂靈又是以什么為容器存在的?骸骨嗎?還是……超越物質的精神,既然這種可能性存在,那么龍類的靈魂寄宿在人類身上,就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
  
      “夠了!古德里安!”昂熱打斷道“只有這種情況出現了,我們才有必要研究他,既然沒出現過,那么做這種猜想就沒有什么意義,為了這個猜想付諸實驗,也是浪費金錢。”
  
      昂熱看著古德里安,表情突然變得奇怪“古德里安,以你的性格,應該關注的是我們唯一的s,怎么現在去關心一個不起眼的b級學生?”
  
      “不起眼?沒有幾個學生回向我提問這種問題,而且這個b級血統的學生問題太大了。”古德里安掏了下兜子“b級血統能夠使用84號的強大言靈?還有,請你看看這個!”
  
      他從兜子里掏出一疊紙,昂熱看了看,就知道這些都是被捏緊后又攤平的紙團,他看著上面完全不認識的圖紋“這是什么?”
  
      “這是杰克同學發呆出神的時候在紙上亂畫出來的東西。”
  
      “這能說明什么,這好像都是亂碼。”
  
      “會讓混血種感覺到不痛快的亂碼?你不覺得這些像是某種符文嗎?”
  
      “這種亂寫亂畫誰看著會痛快?我當老師的時候最討厭學生在作業上亂寫亂畫。”昂熱道“你說這些像符文?完全不在任何已知語言體系下的符文?我記得執行部不是有會言靈·羽蛇的嗎?你找過他們了?”
  
      “羽蛇翻譯不出這個。”
  
      顯然,魔術對于這個世界并不存在。
  
      “這不正說明這不是語言?”昂熱擺了擺手。
  
      “可是也讀不出任何精神信號。”古德里安補充“普通的亂寫亂畫,羽蛇能讀得出狂躁、混亂這樣精神狀態,但面對這些東西它罕見地失效了。奇怪的不止是這個,陳墨瞳同學對他做過側寫,得到的結果是17歲之前和之后的他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而面對17歲之后的杰克同學,陳墨瞳同學的側寫,出現了大范圍的錯亂。陳墨瞳同學認為這不太像是掩飾,但是這位杰克同學,可能有一些東西,是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
  
      “所以呢?”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對威廉同學進行觀察。”古德里安突然一拍腦袋“哦~我竟然忘了對他誦讀龍文。”
  
      “唯一的s級對龍文沒有反應,你似乎也沒提出來對他進行觀察。”
  
      “路明非是個好孩子,但是杰克同學……校長,我并非歧視,只是這位同學表現出的性格,實在讓人不安。他可能存在極嚴重的情感缺失,而極度關注某一種他自己都意識不到的東西。”古德里安想了想,找出了這么一種形容方式“陳墨瞳同學提出過這種感覺,我觀察了一段時間,我也感覺到了。”
  
      “世界上有許多我們感覺奇怪的事情,古德里安。”昂熱校長端著茶杯站了起來,用手按著古德里安的肩膀“我們學院里奇怪的東西太多了,相比起來,一個性格古怪的學生又算得了什么?我們每年都會接收好幾個這樣的同學,你要安心古德里安,明天就是3e考試,很少有學生能夠在這個考試中隱藏什么。”
  
      昂熱想到了什么,補充道“只要諾瑪不開后門。”
  
      ……
  
      需要隱藏。
  
      和古德里安教授一番溝通之后,杰克意識到自己身上有問題。
  
      十有,自己和龍有關系。
  
      自己要藏得住,不被秘黨當成龍族細作殺了,第二是要處理好個人與秘黨的關系。如果是抱大腿的話……
  
      拍了下腦袋,我靠我竟然會像反派一樣算計別人,我什么時候有這種天賦了?
  
      “你本來就有這種天賦啊少年!”
  
      “誰?”這個有點油腔滑調的聲音鉆進耳朵,杰克猛地向身后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馬賽克一瞬間布滿了視野,杰克驚恐地站立起來,近乎透明的視野穿透墻壁,巨大的馬賽克聚集成團,仿佛拔地而起的高山。
  
      他看見高山之頂,一個藍發雙馬尾的小孩子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心頭一陣懵逼。
  
      這個小孩子長得油光水滑,但是加上了表情,就只適合用賊眉鼠眼來形容。
  
      坐在那里,一切卻顯得理所當然,卡塞爾學院的校園乃至整個芝市,都仿佛無比渺小。
  
      她端坐在云上,仿佛神祇,杰克愣了一陣“你是誰?”
  
      他本能的覺得,這家伙逼格雖高,但卻沒有畏懼的必要。
  
      這個小孩俯視著他,表情突然變得有些不耐煩
  
      “想不到我居然落到這種地步,和一個凡人兌了水,還沒有擠過他,居然會以這種形式存在,這算是老爺爺嗎?”
  
      說完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隨即露出奔潰的表情“wtf!為什么是人工智障的造型!這特么不會就是報應吧!為什么變成副人格就會變成妹子!”
  
      “老爺爺?”杰克一頭霧水,表示完全不明所以。
  
      這個小孩身軀猛地下降,杰克一眨眼間,突然發現自己的身軀不知道什么時候和這個少年平齊,在更近的距離上,他看得到這個小孩的臉,一種熟悉感油然而生。
  
      只是馬上就被破壞“沒錯,我就是你的老爺爺。”
  
      “這,其實我應該是你爺爺,我覺得這樣比較好。”杰克想了想,回道。
  
      藍發小孩“……”
  
      不愧是被我奪舍的混蛋,性格果然和我一樣惡劣!
  
      “你能幫助我?”
  
      這臭不要臉的勁兒,更像了。
  
      “我當然能幫助你,不過我為什么要幫你?”
  
      求收藏,求推薦票~
  
      。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