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鑄巫師 > 第五一六章——世界四.形勢

第五一六章——世界四.形勢

    小瑞偽裝的再好,也不可能騙得過另外一桌的江湖經驗豐富的飛燕等四人。
  
      飛燕是暗衛府暗探出身,觀察力最是敏銳,一眼就看透了小瑞的偽裝,不過只要小瑞不妨礙他在做的事他也不會拆穿對方。
  
      獨眼老者是真正的江湖老油條,散修武者活這么大年紀,還在江湖上活動的,誰也不敢小看他,他的眼力自然也很毒辣,接觸過一次之后,就發現了小瑞的真實性情,不過,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獨眼老者自然不會說破。
  
      少了一根尾指的中年似乎經歷也很豐富,接觸過幾次小瑞之后,就發現了小瑞的真正性情,不過,并沒有介意,對小瑞多有照顧。
  
      紅衫婦人最是奇怪,她似乎發現了小瑞的不對勁,又似乎沒發現,對小瑞等人的態度始終如一的冷漠。
  
      除了和同等級或高于她的的飛燕等三人有語言上的交流之外,對其它不入流武者都很冷漠。
  
      似乎是典型的唯境界論的武者。
  
      紅衫婦人的這個變化,似乎是從遇到青虛真人,露了馬腳之后,開始轉變的。
  
      飛燕還以為紅衫婦人露了馬腳之后,就會很快離開他的這個隊呢,沒想到,對方根本沒有離開,而是改變了一個風格,繼續留了下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飛燕這一桌討論的話題雖然也涉及到《長青功》,不過并不是重點,反而是商盟的事才是重點。
  
      少了一根尾指的中年人開口問道:“聽說,最近商盟里廢功重修的武者很多啊?聽說商盟的隊長一層的武者已經出現斷層了,不得不開口向三河幫借調人手?”
  
      獨眼老者嘿嘿笑道:“三河幫的幫主李越可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啊!你們看他最近的這幾個動作,就知道了!先是平了長老會之亂,然后就是決定讓梁盟主繼任下一任幫主,將最后的內患取消了,最后恰逢長青觀公布《長青功》,立刻讓他的兒子廢功重修,起了多么好的一個帶頭作用啊!這下子商盟里很多猶豫不決的人都因此下定了廢功重修的決心,嘖嘖……但是三河幫內部卻是不鼓勵廢功重修的,尤其是幫主李越的嫡系一脈。現在這樣的結果,估計早就在李越的算計之中了,李越這是要插手松山商盟,甚至,要將松山商盟與三河幫合二為一呢?!”
  
      少了一根尾指的中年人瞳孔一縮,干笑道:“不會吧?你這說的也太玄乎了,好像說話本故事一樣?”
  
      獨眼老者,搖了搖頭笑道:“你知道李越的出身嗎?他是前幫主身邊的智囊的兒子,從小根骨極佳,被前幫主力爭,沒有送去名門大派,收為關門弟子,最后甚至將三河幫都傳給了他。李越由于家教的影響,智慧非常,極擅謀略。你聽說過李越有智囊嗎?沒有吧?因為不需要,李越就是自己智囊,以他的智慧,根本不需要智囊在一旁給他指手話腳!你看李越作幫主的這十幾年,三河幫的發展多么的迅速?從一個只有一千人的小幫派發展到現在有五千子弟的大幫派!三河郡也被他弄的商業發達,人口眾多。像松山商盟這樣的商業組織,也就是在三河幫的地盤,才能誕生。聽說是嚴先生提議,梁盟主拍板決定的。嚴先生是誰?是李越白紙扇的三兒子,梁盟主是誰?是李越的嫡傳三弟子,若是沒有從小到大耳濡目染的影響,他們有這樣的想法,有這樣的魄力?”
  
      飛燕點了點頭道:“這位李越幫主的確是一個智多星一樣的人物,我聽說這次平定長老會之亂,就是李越設的局,假借重傷,閉關療傷,將兒子李鋒推到前臺,作了代幫主,然后引出了長老會叛亂,被早有準備的李越一網打盡。這手段,真是令人驚艷啊!”
  
      紅衫婦人搖了搖頭道:“你們真是,越說越夸張了,你們怎么不說李越幫主為何受重傷呢?為了完成六扇門指派的任務受的傷,這要是沒有六扇門的人在中間搞鬼,我是真不信。尤其是我注意到一個細節,李鋒代幫主的謀主蔣先生,長老會之亂第二天就自盡了。呵呵……若是他心中沒鬼,怎么可能自盡呢?李越可能心中有些謀算,不過也是為了自保,將計就計罷了!哪里來的那么多的陰謀詭計。”
  
      飛燕掃了紅衫婦人一眼,這位的立場已經很明確了,是江湖一脈的人。
  
      紅衫婦人也暗中明確了飛燕的身份,應該是朝廷一系的暗探。
  
      至于獨眼老者和少了一眼尾指的中年人背后有沒有勢力,是哪兒的人,紅衫婦人還沒有確認,只是有了一定的猜測。
  
      獨眼老者可能是純粹的江湖老油條,背后是哪的人真的看不出來。
  
      少了一根尾指的中年人,倒是被她看出了一絲根腳,他不是朝廷的人,就是佛門的人。
  
      紅衫婦人猜測佛門的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有了一個隊里有了飛燕這個朝廷的暗探在,應該不需要再安排一個進來了。
  
      佛門與道門對峙了數百年了,一直相互敵對,從來沒有和好過。
  
      松山商盟這樣龐大的道門附屬勢力,佛門的人自然會關注,安排人臥底進來探查情報,還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而且最近十幾年,佛門和朝廷走的很近,所以對方的立場和飛燕有些相似,也屬正常。
  
      紅衫婦人冷漠的笑了一聲,他們這個小小的互助隊,已經被她確認的,包括她在內,就有三個勢力的暗探存在,嘖嘖……可想而知,松山商盟里面的暗探數量有多少?各方勢力云集。
  
      尤其是長青觀公布《長青功》前兩層后,大量的不隸屬于松山商盟的武者,有組織的入駐了松山縣。
  
      他們應該是隸屬于各大勢力,并不便加入松山商盟。
  
      而且他們的活動越來越大膽,甚至不把松山商盟放在眼里,開始與松山商盟多有磨擦,要不然,商盟也不會那么容易向三河幫妥協,借調三河幫的人過來進行支援,維持治安。
  
      若是這些人背后沒有一定的勢力和實力支撐,紅衫婦人還真的不相信,他們敢在長青觀的地盤這般撒野!
  
      而什么樣的實力和勢力,才能讓他們這樣外來的成團伙的武者們的肆無忌憚?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他們隸屬于九大名門大派,或魔門,或朝廷這樣國家級的大勢力。
  
      和他們一起來的,一定有先天宗師,甚至可能還有武圣強者。
  
      沒有這些強者壓鎮,他們敢在松山附近這么肆無忌憚?
  
      紅衫婦人心中猜測道:‘接下來,怕是要有一場大戰啊?希望,不要殃及我這條池魚啊!’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