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文娛洪流 > 555 要不今晚睡我家?

555 要不今晚睡我家?

    房老頭家一整天的功夫,新電影的事基本就敲定了,房乾覺得沒意思吃完飯就溜了,可祁清像是對拍電影特別感興趣,一直在一旁安安靜靜的陪著,聽胖哥和汪為止討論。
  
      按照他們的拍攝方案,需要在國內打造一個仿敘國的拍攝場景,除了還原街景外,最麻煩的恐怕就是需要大量的面含阿拉伯風情的歪果仁。
  
      胖哥把需要的群演數量一報出來,汪為止就直皺眉頭,如果是其他導演的話,肯定是離鏡頭近的那幾個是真正的敘國人,后面的都是化個妝就了事了,可胖哥和汪為止都是喜歡摳細節的人,對他們而言只要能提升電影品質,能花錢辦到的那都不叫事。
  
      關鍵就是眼下花錢都不好辦啊,要知道在華夏活動的阿拉伯國家的人可真不多啊。
  
      “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正當幾人一籌莫展時,一直在幫大伙添茶倒水的祁清說話了。
  
      見胖哥幾人都看向自己,祁清繼續道:“我之前做生意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敘國人,我聽他提起過他們在國內好像有一個類似同鄉會的組織,而且人數還不少,只是不知道他們這個組織還在不在。”
  
      胖哥注意到了祁清考慮的是這個組織是否還存續,壓根就沒想過人家是否會答應這一茬,看來祁清骨子里真是個霸道女總裁啊。
  
      “好好好,小清你趕緊問問!”
  
      汪為止一聽哪管那么多,連忙催促道。
  
      祁清給胖哥和汪為止一個微笑,然后掏出電話按了兩下,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門口位置電話接通了,祁清一聲“喂”,聲音冷得就像從冰箱里掏出來的一樣,然后就聽不大清楚了。
  
      胖哥打了個哆嗦,怪不得老乾沒孩子,這性格換了誰受得了啊。
  
      祁清再回來的時候沖兩人比了個OK的手勢,示意搞定,汪為止激動的一拍手:“太好了!”
  
      “還好今天清姐在這,否則我們這事十有八九要黃,晚上汪導一定要請清姐吃頓好的,表示一下我們劇組的感激之情!”
  
      胖哥對這種慷他人之慨的事那是信手拈來,看得汪為止一臉嫌棄,不過他今兒心情好也懶得跟這貨計較。
  
      說是汪導請吃飯,哪能真讓他請,最后還是祁清給安排了一個小館子,據說老板祖上是御廚,一般的老板啥的,沒什么來頭的客人老板是不親自下廚的。
  
      可一見祁清下車,餐館老板一張臉頓時笑得跟個煮爛了的狗頭似的,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幾位去后面包廂。
  
      “誒!我們都排了這么久了,他們怎么插隊啊!”
  
      “來,服務員你告訴我,我的車比他們的要差多少?差多少錢我現在補!”
  
      “瞧不上小爺是不是,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們這破店關門啰?”
  
      …………
  
      見胖哥一行人一下車就直接進去了,在門口排隊的其他人不干了,皇城根下誰家還沒幾個有錢有權的遠房闊親戚,一個個就開始往海了吹。
  
      祁清在前邊帶路,走在最后的餐館老板一聽到外頭排隊的食客跟開了鍋似的,連忙朝經理使了個眼色,示意趕緊出去處理了。
  
      “還是老樣子,稍微悶爛一點。”
  
      祁清是為了照顧房老頭和汪為止,換了其他客人哪輪得到他接待,更不要說對他廚藝指手畫腳,你管老子怎么做,悶爛了那叫掌不了火候!愛吃不吃,不吃滾蛋!
  
      可面對祁清,老板只敢訕笑幾聲,麻溜的出了包廂輕輕帶上門。
  
      見幾人都是一副很正常的樣子,胖哥也沒有多嘴,只是看向房乾的眼神更同情了,看得房乾莫名其妙,我怎么了你就像看癌癥病人一樣的看著我?
  
      菜還沒上桌,胖哥就接到了媳婦電話,本來是想問問他要不要回家吃飯,結果多嘴問了一句跟誰一塊吃飯,韓語蕓一聽汪為止也在場,二話不說問清地址丟了句等著便掛了電話。
  
      “蕓蕓要來?”
  
      掛了電話后汪為止好奇道。
  
      “聽說你在這,非要來看看。”
  
      胖哥哭笑不得道。
  
      “英明一世就砸你手里了,一會兒蕓蕓來了你可要給我做個證,我可沒有要拐著你國外拍電影的意思!”
  
      汪為止哪能不知道韓語蕓那點小心思。
  
      等了半個來小時的功夫,菜剛上齊,韓語蕓也到了,而且她還不是一個人來的,是抱著女兒一塊來的。
  
      “你怎么把萌萌帶出來了,這大晚上的!”
  
      胖哥一見包得嚴嚴實實的女兒連忙起身把包廂的窗戶全都關上,這會兒正是早晚溫差大的時候,胖哥生怕女兒晚上出來受寒了。
  
      房老頭和房乾一看到韓語蕓懷里的小奶娃,第一反應竟都是看向祁清。
  
      “女兒想你了嘛。”
  
      韓語蕓也不頂嘴,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笑著解釋道,說完又逗了逗懷里的小萌娃說道:“來,萌萌跟大家打個招呼好么。”
  
      不到一歲的小精靈豆看到滿屋子的陌生人不僅沒有絲毫怕生,竟然笑著咿咿呀呀,而且還朝離得最近的祁清伸出肉嘟嘟的小手。
  
      “清姐這是我媳婦,韓語蕓。”
  
      “蕓蕓,這位是老乾的夫人祁清,清姐。”
  
      韓語蕓跟房老頭一家都是第一次見面,胖哥連忙介紹起來。
  
      “她這是?”
  
      祁清滿臉錯愕的看向韓語蕓問道。
  
      “這還是她頭一回要陌生人抱呢,你要不要試試?”
  
      韓語蕓聽到祁清的名字多看了她一眼,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招呼過了。
  
      “要我抱嗎?!”
  
      祁清聞言神色那叫一個復雜,胖哥覺得她都能拿最佳女主了。
  
      從錯愕驚訝,到一瞬間的迷茫,然后眼神漸漸柔和,再看向萌萌時,眼中仿佛有波光粼粼一般,當祁清下意識站起身來,已經有點激動得不知所措了。
  
      那表情簡直就跟窮光蛋突然聽說自己中了五百萬似的,毫無形象的伸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她是極度想抱萌萌,可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
  
      “像這樣,一只手托住她,對就是這樣,另一只手固定著她就好了。”
  
      韓語蕓好像對祁清這個年紀的女人不會抱孩子絲毫不詫異,神色如常的教著她怎么抱孩子。
  
      這一幕在胖哥看來沒什么,可落在其他幾人眼中,簡直就像看到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一樣,房老頭是目瞪口呆,房乾不知道為何看著妻子神色憂傷,汪為止則是唏噓不已。
  
      小萌娃似乎很喜歡這個陌生阿姨,呆在她懷里不僅沒有扭來扭曲,反而很高興的咿咿呀呀說個沒完,祁清也無比高興的陪著小奶娃“聊天”。
  
      只有房乾悄悄往祁清旁邊挪了挪,訕笑道:“要不把孩子還給不然,先吃飯吧。”
  
      平常讓祁清拎個水壺都直喊拎不動,這會兒抱個十來斤的娃,房乾是真怕她給人摔了。
  
      “吃你的,沒看我們倆在聊天呢嗎?”
  
      祁清柳眉一豎把畏畏縮縮的房乾給瞪了回去,然后又繼續跟小萌萌咿咿呀呀起來。
  
      韓語蕓見狀也沒說什么,胖哥只是加快了吃飯的速度,三下兩下吃完后想著跟祁清換個班,讓她先吃飯,不料祁清直接來一句:“我不餓!”
  
      小奶娃的續航時間本來就短,加上差不多也到了她睡覺的點了,小萌萌竟然就在祁清懷里睡著了,祁清看著在懷里嘟著嘴睡得香甜的萌萌,然后看向胖哥小聲道:“我怕換手她就醒了,要不今晚你們睡我家去吧?”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