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八零小甜媳 > 第516章 央求

第516章 央求

“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只是想要把我媽救回去而已。”楊梅抓住了程小舟的衣角。
  
  “你覺得監獄是我家開的?我說放了她就放了她?她可是犯了法的,如果她沒有做錯事的話,就算是我想要抓她也不可能啊。”
  
  “可……可是,你總是有辦法的啊,以后我保證再也不出現在你們的面前了,我媽也是,以后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了,這還不行嗎?”
  
  看著楊梅這激動的樣子,程小舟苦笑著搖搖頭:“楊梅,你知道我從什么時候開始恨你的嗎?”
  
  “我……”
  
  “從我知道你對我做過的那些事的時候,我曾經把你當成最重要的朋友,但是是你親手打破了那種和諧,你應該知道我是愛恨分明的。”
  
  “就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嗎?我都已經這么求你了,你怎么就不能高抬貴手?”
  
  看著楊梅憤怒的眼睛,程小舟冷冷一笑:“說的好像你們曾經高抬貴手放過我一樣。”
  
  看著她們僵持不下,程惜惜逮到一個時間,察覺到江海不再盯著她的時候,就一個健步朝著楊梅走了過去。
  
  “你先別這樣,有什么話站起來再說,這樣讓大家看見不好,大家都會覺得我姐姐欺負你了呢!”程惜惜說著,伸手準備拉起楊梅來。
  
  楊梅在聽了她的話之后,卻一下都不動了,死死的跪在了地上。
  
  “我不起,你姐要是不肯原諒我媽,我是怎么都不會起來的!難看就難看吧,反正我也不嫌丟人了!”
  
  看著楊梅這梗著脖子的樣子,程小舟冷冷一笑:“隨便你吧,你愿意跪就一輩子跪在這里。”
  
  說著,她直接朝著江海走過去。
  
  江海看著程小舟臉上有些發怒的表情,沒有多說什么。
  
  “咱們走吧。”說著,程小舟走在了前頭。
  
  江海朝著她趕緊追了過去。
  
  程惜惜還抓著楊梅的手,趁著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就伸手把一張字條塞進了楊梅的手中。
  
  “惜惜,你還走不走?”只有段長安還在等著程惜惜,見她一直都沒有跟上來就開口叫她。
  
  程惜惜愣了一下,趕緊答應了一聲:“這就來了!”
  
  她趕緊松開楊梅的手,給她使了個眼色,然后便站起身來。
  
  整理了一下衣服,她這才不緊不慢的朝著段長安走去。
  
  段長安已經有些著急了,畢竟這個時候程小舟他們已經走遠了。
  
  “你剛剛跟她說什么了?”段長安隨口問了一句。
  
  “沒說什么啊,就是安慰了她兩句,我看她確實是有些太傷心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惹著我姐姐了,我姐姐竟然會這么對她,也真是狠心!”
  
  程惜惜佯裝不經意的開口,說話時候語氣有些嗔怪。
  
  她一邊說著,一邊偷偷的朝著段長安打量了過去,想要看清楚他的神情。
  
  段長安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你就別多管閑事了,你姐姐這個人是有分寸的,她一定不會成心欺負人的,那個人應該是罪有應得。”
  
  “可是……”程惜惜吞吞吐吐的:“可是長安哥哥,咱們倆就多說兩句啊,我跟你說什么你也千萬別外傳,這是咱們倆的知心話。”
  
  “你想說什么?”
  
  “我說了之后怕你不高興……”程惜惜欲言又止的看著他,目光又可憐巴巴又小心翼翼的。
  
  “那就別說。”段長安看都不看她,直接將視線收回,繼續走自己的路。
  
  “……”程惜惜沒有想到段長安會這么說,一時間還真的就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套路不對啊,以往跟那些八卦的同學說起這套說辭的時候,別人不都是發誓說什么都不外傳嗎?
  
  但是她們一個個的都八卦的要死,怎么到了段長安這里一切都變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段長安不是喜歡程小舟的嗎?那他應該想知道程小舟的一切才對啊!
  
  “長安哥哥,我是覺得剛剛跪在那里的姑娘看著面相挺好的,不像是個做了什么壞事的樣子啊,所以才在心里走了疑惑。”程惜惜想著,這個臺階哪怕段長安不給她她也有辦法下來。
  
  她輕飄飄的開口,聽在段長安的耳朵里就變了味了。
  
  段長安點了點頭,順著她的話說:“惜惜,你還是年紀太小了,所以什么都不懂,有句話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就看了她幾眼而已,難道在你的心里她比你姐姐還能讓你信任嗎?”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啊。”程惜惜尷尬的笑了笑,覺得自己完全是在跟一塊榆木疙瘩在說話。
  
  “長安哥哥,難道你就沒有想過嗎?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確實是對的,也許你看到的我姐姐私下里并不是她表現出來的樣子呢?”
  
  “那是什么樣子?惜惜你今天說的話我怎么一句都聽不懂呢?”段長安終于察覺出了程惜惜話里的意思。
  
  “算了,很多話我是不方便說的,說了我姐姐肯定是要怪我的,誰讓我和她是姐妹呢,我只能想著維護她。”程惜惜的口氣有些酸。
  
  “你到底……”段長安停下了步子,想要把心里的話問出口。
  
  “你們去幾樓?”江海看著身后一直慢吞吞的他們,出聲打斷了段長安的話。
  
  程惜惜覺得他出聲正是最好的時機,于是就松開了段長安的手,裝模作樣的看著導視圖。
  
  “我想去三樓看看。”
  
  段長安沒有理會她,看向江海:“小舟呢?”
  
  江海朝著二樓努了努嘴,段長安一抬頭正好看到程小舟在二樓的樓梯口。
  
  “那我跟你們一起去二樓吧。”
  
  段長安說完之后就上了樓,江海也緊隨其后。
  
  “誒?你們怎么都上二樓去了啊?長安哥哥……”
  
  段長安對她的聲音充耳不聞,直接就大步上了二樓。
  
  程惜惜看著段長安頭也不回的背影,只能生氣的在原地跺腳。
  
  她自認自己剛剛說的已經夠隱晦了,沒有那么直接的說程小舟的壞話,但凡是個聰明一些的男人應該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本來以為他會借此機會趁機疏遠程小舟,可是怎么也沒有想到,段長安似乎沒有疏遠程小舟的意思啊!
  
  越想就越生氣,程惜惜有些無奈。
  
  不過她轉念一想,現在她約了剛剛跪在程小舟面前的那個女孩,也就能知道程小舟這一年以來的所有際遇。
  
  她就不信,程小舟能夠有多難攻破!只要是能夠讓段長安認清了她的嘴臉,估計也就能夠幡然悔悟了吧!
  
  妙書屋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