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總裁的貼身邪醫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攤牌

第九百三十八章 攤牌

    聽聞到龔道真的目的,藍玉仙心中可別提有多憤怒了,又聽到葉青說有爆發了,藍玉仙頓時眼前一亮:
  
      “什么辦法?”
  
      “他不是貪圖你的美色嗎?那我們就給他來一個美人計!”
  
      葉青笑著說到。
  
      “美人計?”
  
      藍玉仙看著葉青的眼神也逐漸變得冰冷:
  
      “你想讓本院用我的美色去勾引他?”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碧池仙子啊,即使龔道真非常優秀,她也同樣看不上眼,更別說讓她去勾引龔道真了。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哪怕葉青這么一說,她腦海里的畫面這讓她感覺到惡心與異常的憤怒。
  
      “龔道真到時候來這碧池宮中一定會非常謹慎的,想要對他下毒,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現在只有這一個辦法!”
  
      葉青縮了縮脖子,無奈的聳了聳肩。
  
      “你想說什么?”
  
      “你把毒藥涂在嘴上,到時候只要和他親嘴,那自然就萬無一失了!”
  
      “放肆!”
  
      藍玉仙頓時就冷冰冰的瞪了一眼葉青。
  
      本來就討厭龔道真,還要和他發生肌膚之親?
  
      那怎么可能?
  
      “那就沒辦法了,想要依靠其他的辦法,讓他中毒,以他神王的本事,恐怕很容易就能夠察覺的到!”
  
      “這不可能!”
  
      “那就沒辦法了,計劃到現在也只能前功盡棄了!”
  
      葉青無奈的擺了擺手。
  
      “本院可以找人代替我!”
  
      藍玉仙的眼中有閃過了一抹不甘之色來。
  
      “你想瞞過一個神王的眼睛恐怕不行,你身上的氣息,他一聞就能聞出來!”
  
      葉青在之前也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他可以用藍玉仙的頭發和血液,變成一個一模一樣的傀儡代替她,可是龔道真可是一個神王啊!
  
      他的眼睛恐怕不好騙!
  
      而且……
  
      “最主要的就是,在他服用毒藥之后,你可以偷襲他,以防萬一!”
  
      葉青補充了一句。
  
      “不行,本院決不會和他做那種事情!”
  
      藍玉仙自然不肯。
  
      “不就是親個嘴嗎,又不是讓你和他上床,有那么扭扭捏捏的嗎?”
  
      葉青嘀咕一聲。
  
      “你懂什么?”
  
      藍玉仙自然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她一雙美眸怒瞪著葉青嬌斥了一聲。
  
      “你活了幾萬年,該不會初吻都還在吧?”
  
      葉青瞄了一眼藍玉仙,要說藍玉仙的第一次還在,他也相信她,因為這個,他可以一眼就能看出來。
  
      可是初吻還在……
  
      難道幾萬年來,藍玉仙就沒有一個喜歡的男人?
  
      連青梅竹馬都沒有?
  
      “本院自修行以來,就恪守清規戒律,冰清玉潔,初次當然還在!”
  
      藍玉仙頓時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葉青。
  
      “嗯,確實夠冰的!”
  
      葉青點了點頭。
  
      大概誰晚上也愿意抱著一塊冰塊睡覺吧,所以藍玉仙現在還單身也不奇怪。
  
      “反正辦法我說了,計劃我也給你提供了,至于干不干那是你的事了!”
  
      葉青說完,就立刻擺出了一臉“不關我事”的樣子,目光東想西望起來。
  
      “我的事?”
  
      藍玉仙看了一眼葉青:
  
      “你說這是本院的事?那計劃就取消吧!”
  
      “你是認真的?你不想殺龔道真了?”
  
      “龔道真固然可惡,可是他還沒有那個膽量明著暗算我,我也可以從此閉關清修,眼不見心不煩!”
  
      藍玉仙笑到。
  
      “可是,你別忘了!”
  
      葉青微微一笑:
  
      “別忘了你背后那位交給你的任務,要是我死了的話,你應該也不好交差吧,甚至你會死也說不定!”
  
      “你說什么?”
  
      “別那么驚訝,也別把我當成傻子!”
  
      “神皇強者那日降臨,是因為他并不希望我死,但他肯定很希望,你能夠向龔道真那樣把我給控制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葉青繼續說道:
  
      “但你沒有,那是因為你認為你對我溫柔點兒,就可以讓我對你產生信任,讓我始終和你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甚至去幫你對付其他人!”
  
      “事實上,我信任你,但我也同樣的防備著你,越是信任就防備的越深!”
  
      葉青臉上的笑容有些漠然。
  
      “如果你置我不管的話,你背后的神皇不會放過你,而我也不會死,就算他肯放過你,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一定會是不死不休的敵人!”
  
      “你……”藍玉仙聽完葉青的話,她的一雙眸子中充滿了冰天凍地的冷意。
  
      不錯!
  
      葉青說的一點兒都不錯!
  
      葉青死了,乾坤道院的院長肯定不會放過她。
  
      一尊神皇的手段,葉青或許能逃掉,但她是哪怕是逃到了天涯海角也躲不過。
  
      “我現在打不過你,但是你也絕對殺不了我,我這個人比較自私的很,不管做什么事情之前都會給自己留一條可以全身而退的后路!”
  
      “你早就算計好了?”
  
      “那是當然,不然我怎么可能只身犯險,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乾坤道院啊!”
  
      葉青坦然的笑了笑。
  
      “當然,你也可能不信,畢竟我不能把我準備好用來逃命的手段給你掩飾一次啊!”
  
      他平淡的繼續說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舉一個例子,知道云滄海嗎,就是那個被稱為滄海神王的老匹夫!”
  
      “你說什么?”
  
      藍玉仙一臉的震驚:
  
      “云滄海是你殺的?”
  
      她滿臉的不信,她心中滿是不可思議。
  
      云滄海可是神王,怎么可能被葉青所殺。
  
      她原本就一直以為,云滄海是因為觸犯了小世界中的禁忌才會被誅殺的。
  
      “反正信不信由你就是,你要證據的話,那我就是證據,他死在里面了,而我卻活生生的在你的眼前!”
  
      葉青聳了聳肩。
  
      “這么說的話,本院也一直都在你的算計之中?”
  
      藍玉仙冷笑到。
  
      “我要說是的話,你會不會因此而傷心難過啊?”
  
      葉青又突然耍起嘴皮子來。
  
      “你……”
  
      藍玉仙臉蛋兒微微動容,而后又恢復常態,冷冷的瞪了一眼葉青:
  
      “你別自作多情,本院會為你傷心難過?做夢!”
  
      “如果想要自保的話,那就得保證我的安全,鎖魂咒那東西太強大了,我化解不掉,而且我還有感覺,如果龔道真想要我死的話,那真的可能就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所以說,龔道真,必須要死!”
  
      “這么說這個計劃,我們是必須要實施下去了?”
  
      藍玉仙眼神冷淡的道。
  
      “目前為止,我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而且我們也不會再有比這更好的機會!”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