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三國有君子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美人計與詐降計

第六百六十六章 美人計與詐降計

    “議和?”
  
      袁紹這話一說出來,廳堂中的眾人頓時全都傻了。
  
      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大將軍這是讓陶商給打傻了?
  
      號稱河北第一號大犟種的田豐這下子可不干了。
  
      “此事不可,在下反對!”
  
      袁紹皺了皺眉,不滿的看著他:“你反對什么?”
  
      “在下反對大將軍向陶商議和的提議!陶商小賊雖然年輕,且有君子之名,但實則乃是一個奸詐的小人,與他議和,無異于與虎謀皮,此事誠不可為,此事斷斷不可。”
  
      袁紹斜眼看著田豐,似乎是在思慮著什么事。
  
      少時,便見他突然開口沖著帥帳外喊道:“來人啊,把田豐這個老倔驢給我拉下去,狠狠地打!看看他還敢不敢再對袁某出言不遜!”
  
      眾人一聽頓時都急了。
  
      逄紀和郭圖冷笑的看著一臉蒼白的田豐。
  
      沮授和荀諶則是急忙出班諫言。
  
      “大將軍,田元皓雖然是出言無狀,但念在他一片赤誠,對大將軍又是忠心耿耿,還請饒恕他這一次……”
  
      話還沒等說完,便見袁紹抬手,擋住了他們的話頭。
  
      “都休要求情!拉下去!打!另外,火速給袁某把陳琳叫來,讓他草擬議論文書,派使者前往臨淄城,交給陶商,這一次袁某要好好的和他議計議計青州當如何劃分。”
  
      袁紹這話說出來,在場眾人都傻了。
  
      這是袁本初說出來的話嗎?跟旁人平分城池,這還是那個諸侯盟主袁本初嗎?
  
      還有人想要上前勸阻袁紹,但帥帳之外,已經響起了田豐凄慘的哀嚎聲和怒吼聲。
  
      眾人聽了那聲音,都是一哆嗦,最終還是沒有人再向袁紹諫言。
  
      ……
  
      田豐被打至迷魂,當天夜里便被抬了回去進行診治。
  
      田豐的歲數也不小了,至少不比袁紹小多少,這一番棍棒下來,差一點就要了他的老命,得虧是袁紹最后耐不住眾人的苦苦相勸,最終才勉強答應放過了田豐老倔驢。
  
      帳篷內,田豐趴在床榻上,苦苦的呻吟著,他的背后血肉模糊,幾乎都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肉。
  
      沮授拿著金瘡藥來看望田豐,他一邊給田豐抹藥,一邊流著淚水。
  
      “大將軍如何會變成這樣?”
  
      田豐疼的牙齒直打顫,他凄然一笑,淡淡道:“庸主誤人,庸主誤事啊!”
  
      沮授聞言頓時一驚。
  
      他慌張的勸田豐道:“元皓,求求你別再說了!若是讓大將軍聽到,豈不是又惹下了滔天的巨禍?今日帥帳內你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已經是讓自己受了這么多的皮肉之苦,若是適才的話讓大將軍聽到,你豈不是性命不保?”
  
      “不保便不保了!”田豐怒氣沖沖道:“這等庸人,連一兩句直言都聽不進去,跟著他有甚惜哉?大不了死就死了……庸主!”
  
      “說誰是庸主呢?”
  
      帳篷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平淡的聲音,接著便見簾子一掀,袁紹一臉淡然的走進了帳篷內。
  
      沮授驚慌失措,他擔憂的看了田豐一眼,然后急忙向袁紹見禮。
  
      袁紹隨意的擺了擺手,道:“都是多年的主從之情了,私底下便不需這般客套,坐吧。”
  
      說罷,便見袁紹來到田豐身邊,仔細的看了看田豐背后的傷勢,長嘆口氣:“打的也忒重了,唉,今日這事情著實怪我。”
  
      田豐起初見袁紹進了來,還聽見了自己的話,以為自己這次肯定是性命不保了,還憋著勁打算仰天大罵幾句,不想袁紹突然的慰問和自責之言,竟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袁紹抽身坐到田豐的身邊,嘆道:“元皓,你是對的,陶商何等樣人,袁某豈能不知?與他議論,當然是如同虛幻,不可行的。”
  
      田豐和沮授聞言頓時睜大了眼睛。
  
      現在的袁紹,和白天一比,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大將軍,您?”
  
      袁紹呵呵笑道:“其實袁某壓根就沒打算和陶商議和,這次不過是欲蓋彌彰之計,倒是讓兩位先生替我擔憂了。”
  
      田豐聞言心中更是惱火。
  
      不打算和陶商議和,那你揍我干嘛?
  
      我這頓打豈不是白挨了?
  
      我老人家這么大歲數,你跟我逗殼子玩呢?
  
      迎著田豐抑郁的目光,袁紹出言解釋道:“今日打了先生,實乃是情非得已,其實這是袁某心中突然生出一計,故而權益行之,不曾與先生事先通氣……但不通氣也好,如此效果逼真,更是可瞞過諸人。”
  
      田豐和沮授都是智謀之士,聽袁紹這么說,自然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大將軍,是要行苦肉之計?”
  
      袁紹點了點頭,道:“眼下袁某面對陶商,曹操,黑山等諸路兵馬,若是強戰,我雖然也不懼他們,但結果實在難測,要破陶商,袁某思之,還是用苦肉計、詐降計和美人計,三計相輔相成,方可成事。”
  
      沮授聞言恍然道:“田元皓自打官渡之戰,便屢次頂撞大將軍,此事世人皆知,而元皓的脾氣之暴也是當世有名,今日更兼大將軍使出這一招苦肉之計,回頭只要好好籌謀運作,讓田元皓假意去投奔陶商,詐降于他,里應外合,或許真可成了大事!”
  
      袁紹點了點頭,道:“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辦法,只是委屈了元皓。”
  
      田豐聞言倒是不感覺委屈。
  
      反倒是他在知道了袁紹的真實意圖之后,胸中的一口濁氣瞬時就沖了出來,心中不再憂傷,隱隱的倒是有幾分快慰。
  
      “田某既知大將軍之意,那便是被大將軍用棍棒打死,此生卻也值得了!”田豐笑呵呵的道:“只是田某不甚明白,適才大將軍除了苦肉和詐降,還說了一道美人計,這又是怎么回事?我這把老骨頭,可勾搭不動陶商。”
  
      袁紹哈哈大笑:“縱然是能勾搭的動,但先生又不是龍陽君,袁某又如何能讓先生行那怪癖之事?我的意思,是想問一下甄家,請他們出面,用甄逸那女兒,去惑亂陶商的心智。”
  
      說到這,袁紹自信的道:“中山甄家的女兒相貌傾國傾城,冠絕河北,平日里引得多少士族公子垂涎,便是我家老二,今年也曾向我提起過,想讓我替他向甄家求親,不過此時乃是多事之秋,袁某故而權且將此事擱置。”
  
      沮授聞言苦笑道:“二公子既然對甄家女這般傾慕,袁公用甄家女做美人計,是不是有些對不起自己的兒子了?”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