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帶著淘寶到古代 > 番外:胡來
    司嗔嗔笑了笑,司遲池是什么樣的人她還不清楚嗎即使可能被別人一時蒙蔽,但是也比自己反應得快。
  
      這件事情無論是擱在司遲池或者溫啟華誰的手中,肯定會比自己處理的好。
  
      “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們快些走吧。”
  
      司嗔嗔擔心司遲池和溫啟華以為自己被鄭馳捉住,再答應了他們什么條件,就是大大的損失了,一個勁的催促著七皇子。
  
      七皇子無奈的笑了笑,趁著夜色讓自己的幾個親兵掩護,便去了城外司遲池的大營。
  
      司遲池乍一見司嗔嗔還以為自己昨夜做得夢成真了,一時還不敢相信。
  
      又見她一副自責內疚的樣子才緩過神來,知道是她真的回來了。駱昭揚看見司嗔嗔也是高興得不行,他們跟著司遲池懸心了這么久,總算是可以安心了。
  
      “哥哥我”
  
      司嗔嗔有滿腹的話想說,可是話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認錯嗎可是自己好像沒有什么錯。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你不用自責,說來,還是我這個做哥哥的沒有保護好你。”
  
      司遲池連忙將司嗔嗔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發現她沒有受傷,精神看起來也不錯,這才放下心。
  
      “你一路上也不容易,先會自己的帳子好好休息吧,我會立刻傳信給溫啟華,讓他不用擔心的。”
  
      司嗔嗔原本還想說些什么,但是看了眼司遲池,最終還是放棄了,點點頭,回了自己的帳子。
  
      “你怎么了她回來了,你好像不是很高興”
  
      司遲池搖了搖頭,自己自然是高興的,但是司嗔嗔被俘的這一段時間,自己想了很多。
  
      “我這段時間想了不少,覺得她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溫啟華太招眼了,這樣的事情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她不可能每次都這么幸運。”
  
      七皇子沒想到這件事又扯到溫啟華的頭上來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什么意思”
  
      駱昭揚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自然明白司遲池現在的心情,“大帥的意思是覺得,溫啟華的存在讓嗔丫頭更加危險嗎”
  
      司遲池點點頭,這次的消息是溫啟華那邊走漏的,雖然現在司嗔嗔安全的回來了,但是自己的心里面,已經有了一些轉變。
  
      “他根本沒有這個能力保護好嗔嗔,還別說人沒有在他的身邊,他只是這樣的一個消息,都沒有辦法保護好,讓她遭到別人的暗算,若是真的有一天嗔嗔在他的身邊去了,到底會面對一些什么樣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我聽閔笙說溫啟華的父親曾經就在大理寺的天牢里暗殺過她,這樣的家族,溫啟華能夠保護好她嗎”
  
      “你這話就錯了。”七皇子畢竟跟溫啟華有不少的交情,對他這個人還算是了解。
  
      “溫啟華的家族如何是他家族的事情,但是溫啟華本人對司嗔嗔可謂是盡心盡力,要不然,憑他的手段,現在又掌握了京城,難道不能和你一較高低嗎可是他連至尊之位都不要,只要司嗔嗔,他的決心,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司遲池聽到七皇子的這一番的時候沉默了一下,不得不說,他說的這番話確實有道理,但是他心中始終不能放心。
  
      “好了,大帥,人非圣賢孰能無過這次嗔丫頭已經平安的回來了,你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嗔丫頭的安全,這一次的事情,千萬不能再次發生了。”
  
      司遲池點點頭,這一次的事情讓他們幾個都人仰馬翻,自然不能再出現一次,否則司嗔嗔要是真的有什么好歹,將來他怎么去面對九泉之下的父母呢
  
      “我決定了,還是要送她會后方,這里實在是太危險了,鄭馳已經知道了她的重要性,不知道還要想出什么樣的手段去對付她。咱們一直這樣防備著也不是辦法,馬上就要有一場大戰了。”
  
      七皇子這邊已經秘密的勸降了十萬的兵士,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怎么樣將這十萬人不漏痕跡的轉到司遲池的手上。
  
      “現在這十萬人確實是最關鍵的,朝廷如今已經受到了八皇子和鄭馳的沖擊,一時也沒有更多的人手調派來管邊關,倒是給了我們一個絕好的機會。”
  
      司遲池想了想,將自己的想法和駱昭揚他們商量了一下,七皇子合計了一下,覺得這個方法可行,便準備下去辦。
  
      他們三個人合計完已經是半夜了,司嗔嗔正準備睡下的時候,便聽見司遲池在外面叫自己的名字。
  
      “哥哥,你有事嗎”
  
      司遲池走進帳子一看,見她明顯是要睡了,搖了搖頭,便要離開,“哥哥,你有事就說吧,我沒關系的。”
  
      司遲池轉過身來看了司嗔嗔一眼,嘆了口氣,坐到她的床邊。
  
      “嗔嗔,告訴哥哥,真的很喜歡溫啟華嗎”
  
      司嗔嗔不知道自己的哥哥突然犯了什么毛病,怎么會說起這樣的話來,但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當然是的,溫啟華對我的真心,你不是也看在眼里的嗎”
  
      司遲池自然知道溫啟華的真心,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嗔嗔,但是他并不能很好的保護你,閔笙更好一些,他也喜歡了你多年不是嗎”
  
      閔笙對自己的心意司嗔嗔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感情的事情從來都不是用時間來決定的。
  
      “哥哥,閔笙很好,對我也很好,但是我并不喜歡他,他和你一樣,就是我的親人,你今夜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會突然跟我說這些,我和溫啟華在一起,你不是不反對的嗎”
  
      司遲池有些無奈的看著司嗔嗔,語氣有些急躁。“那是以前,那個時候我覺得他可以保護好你,但是現在我并不這么覺得了,嗔嗔,你看他身在京城,連這樣的一個消息都保護不好,讓你被鄭馳那邊的人給抓住,要不是你聰明,此刻早就為人魚肉了”
  
      司嗔嗔有些著急的坐起身來,眼圈一下就紅了,“哥哥,我這次被抓,不僅僅是因為溫啟華。是,這個消息或許真的是從他那里泄漏出來的,但是他并不是故意的,京城的局勢千變萬化,即使是他也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再說了,鄭馳抓我,難道僅僅是因為我和溫啟華的關系嗎
  
      我想,他抓我更多的是因為我是你的妹妹吧,抓住了我就可以控制整個聯軍,是不是比控制溫啟華來得更有利呢”
  
      司遲池雖然知道鄭馳抓住司嗔嗔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她和自己的關系,但是聽他這么說來,心頭仍舊很不好受。
  
      “嗔嗔,你在怪我嗎”
  
      司嗔嗔一時有些語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司遲池,自從相見,他們兄妹從來沒有爭吵過,這還是第一次。
  
      “哥哥,我沒有怪你我只是,有些心急了,我不希望你把所有的錯誤都加到溫啟華的身上,這樣對他太不公平了。”
  
      司遲池覺得自己現在和當初阻止自己的父親沒有什么不同,總算是理解了當初老父的苦心。
  
      “算了,你早些休息吧,這樣的事情說來也沒有什么用,你明日一早便動身回后方吧,那里有陳泰,你不會無聊的。”
  
      司嗔嗔知道自己現在呆在這里只會給溫啟華和司遲池找麻煩,只好點點頭。
  
      “找到了嗎什么時候可有受傷”
  
      閔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溫啟華的頭都要大了,但是他現在的心情好,也就沒有和他計較,將司遲池的信遞給閔笙,示意他自己看。
  
      “這丫頭還算是聰明的,自己就跑回來了。不過”閔笙看了眼司遲池心中的用詞,皺了皺眉。
  
      “司遲池可有些生氣了啊,他心中的語氣不是很好,估計是在怪你”
  
      溫啟華自然也看出了司遲池信中的語氣不善,自己這一次確實是大義了,才會害得司嗔嗔被人家惦記。
  
      “他這樣護犢子,可不像哥哥,倒像是父親。不過他生氣也是應該的,這件事打亂了我們所有的計劃,原本想要盡量阻止鄭馳起事的,現在也只能安插了一個八皇子在他那邊搗亂,起事,估計是阻止不了了。”
  
      “長兄如父嘛。”閔笙笑了笑,司池遲一向護短,司嗔嗔又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生氣“不過我看起來更覺得像是有些惱羞成怒了,估計他也覺得親妹子在自己手上丟了,有些丟人吧。”
  
      溫啟華笑了兩聲,心中難免有些擔憂,現在司池遲的進度本來就慢,他們原想想的是兵不血刃的先將七皇子手上的士兵先轉移過來,到時候再來慢慢的攻略城池、盡量減小傷亡,現在看來,這個想法估計是不行了。
  
      “我現在就盼著他能快些,鄭馳他們動手也就是這一段的事了,鄭馳老奸巨猾,不知道會想出什么法子來對他們。
  
      現在他們沒有了嗔嗔在手,只怕第一個就會用司池遲來開刀,萬一他們要和朝廷合作,只怕是”
  
      閔笙也想到了這一點,現在三方鼎力的局面,任意一方和另外一方合謀,出現的轉機就會大不一樣。
  
      “司池遲肯定不可能和朝廷合謀的,和鄭馳他的妹妹剛剛被鄭馳的人給抓了,按照他的心性,不主動去招惹他就不錯了,你說的這個情況確實不得不防啊。”
  
      溫啟華想到八皇子現在應該已經到了束城,鄭馳有了起事的原因在手,只怕局面的顛覆就是在這一兩日了。
  
      鄭馳一樣就在難民群中認出了八皇子,可憐一向金尊玉貴的他因為逃難,早就變的一身污糟。
  
      “舅舅”
  
      八皇子看見鄭馳的時候十分的激動,自己出城之后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沒有一文錢,該怎么躲避追兵安穩的到達束城無奈只好將自己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典當,即使如此,還是吃了好幾日的人苦頭。
  
      “先別說了,先回去好好梳洗一番,你好好休息休息。”
  
      八皇子點了點頭,就跟著鄭馳進了束城。他安安穩穩的睡了一日之后,才終于出現在鄭馳的大殿之上。
  
      鄭馳坐在高坐上,他便理所應當的坐到了他的旁邊。鄭馳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手下幾個副將的臉色卻變了。
  
      八皇子在束城沒有一點根基,依靠的就是這個舅舅,現在他來了束城,這些跟隨了鄭馳多年的老將,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瀚兒,我給你介紹,這幾位都是我的心腹,你這次能夠回來他們出了不少的力。”
  
      鄭馳一一的介紹過來,八皇子每個都點了點頭,在他看來,自己的身份如此尊貴,這樣對待一群將領已經是他們天大的福氣了,但是在這些人看來卻不是如此。
  
      八皇子剛來不久,對這里的情況不是很了解,認識了幾個人之后便推說自己身子不適,就又離開了。
  
      “什么德行難不成還將自己當作皇子嗎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竟然還敢和我們大帥坐在一起”
  
      鄭馳手下脾氣最暴躁的將領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險些砸了自己面前的杯子。
  
      “馮虎,你說什么呢”
  
      鄭馳雖然心中不滿八皇子的態度,但是畢竟是自己的侄子,怎么可能讓他們這樣說。
  
      “大帥馮虎的話沒有錯,這個皇子雖然是您的侄子,但是卻從來沒有幫助過你,幫助過束城。連當初您致信給他,讓他幫忙在陛下面前為束城說兩句好話,減免一成的賦稅他都沒有答應,這樣的人我們為什么要保護他”
  
      這番話顯然是戳到了鄭馳的痛處,他瞪大了眼看著說話的人,一時間整個大殿都安靜了下來。
  
      誰都知道這件事是鄭馳的心病,他一向對八皇子不薄,可是當初這樣色要求八皇子都沒有答應,他可是發了好大的火的。
  
      更何況八皇子此次要不是需要鄭馳的幫助也不會想起他這個舅舅,在京城呼風喚雨的時候從來沒有問候過鄭馳。
  
      “大帥仁義,時刻念及著親情,可是我看八皇子的樣子,可沒有念及您對他的恩情啊”
  
      鄭馳狠狠的一豎手,示意他們不用再說了,自己閉了閉眼,便和他們談論起公事來。
  
      鄭馳的起事是早晚的事,但是溫啟華沒有想到他會這么快,八皇子應該才到束城,他便打著清君側的名義反了。
  
      “什么清君側,簡直就是打劫,虧得朝堂上有那么多的人,他們竟然全是傻子”
  
      孫若剛下早朝便氣急敗壞的在溫府鬧騰開了,溫啟華得到消息之后便向武帝告了假,自己留在府中,并沒有去上朝。
  
      “怎么了”
  
      閔笙很少見孫若這樣生氣,有些驚訝,聽他話里的意思應該是和鄭馳的事情有關。
  
      “鄭馳的事情今天傳進宮了,那些王公大臣們,聽說了鄭馳打的是清君側的名號,竟然暗示陛下將溫啟華交出去”
  
      溫啟華笑了笑,他本就想到了會是這樣,所以自己才沒有去上朝,也好看看這朝堂上的人的嘴臉。
  
      “人有趨利避害之心,本屬平常,只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如果還要像瘋狗一樣亂咬,那就真的是愚蠢之極了。”
  
      孫若點點頭,溫啟華的勢力滲透了整個六部,六部的人到沒有說什么,但是一些皇族或者貴族,卻嚷嚷開了。
  
      “說來也奇怪,像衛國公這樣的老貴族很早之前便不上朝了,今日是發的什么瘋,竟然統統出現在了朝堂之上,他們這些老派的臣子又有功績又有名望的,讓其余的臣子連話都不敢說了。”
  
      溫啟華冷笑了一聲,衛國公確實是老派,也確實多年不上朝了,但是不表示人家不關心朝廷的事情。
  
      “衛國公這樣的人是隨隨便便能夠請的動的嗎你也不看看他的身份,現在,不過是又一輪的對持洗牌罷了。”
  
      閔笙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溫啟華這番話,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衛國公他們是陛下授意回去的陛下現在沒有了八皇子,又想要去扶植衛國公了嗎”
  
      溫啟華點點頭,其實他還是很佩服武帝的,接連扶植的這些人都在自己的手下吃了癟,可是他還是沒有放棄。
  
      “連衛國公這樣的人物都請了出來,就為了和你抗衡,陛下的心意倒是很堅決,他還是懷疑上你了嗎”
  
      這是必然的事情,溫啟華這一段時間的行事完全沒有章法,先是坑了八皇子,又突然要讓陛下放了他,好不容易有機會抓住八皇子阻止鄭馳的起事,他也沒能成功。
  
      這樣的接二連三的風波下來,武帝還不懷疑他,他這么多年的皇帝也就是白做的了。
  
      “衛國公這顆棋子,倒是選得不錯的,至少比八皇子好,要知道他的身份,在朝堂上,可比一個突然崛起的皇子要高貴的多。”
  
      孫若點點頭,衛國公是老將了,雖然現在歲數大了,但是威望還在,當初可是一度可以和駱昭揚齊名的將領,朝中的武將也有不少人受過他的提攜之恩。
  
      “衛國公可不是一般的武將,看似在朝廷上沒有任何的人脈支撐,實則大半的武將都在他的手上,咱們這些年將眼光都放在了文臣和六部上,毒武將確實不是那么的上心。”
  
      閔笙想了想現在朝廷的情況,其實武將的用處確實不是很大了,畢竟現有的這些武將,能和鄭馳,七皇子,司遲池抗衡的又有幾個
  
      “現在朝中可用的武將太少,守守一般的城池還沒什么,要是遇上司遲池這樣的,只有人認輸的份,難不成衛國公要親自上戰場嗎”
  
      孫若聽他這一句話便笑了起來,衛國公如今的年齡,已經是有心無力了,怎么可能呢
  
      “衛國公雖然和駱昭揚差不多的年紀,但是真的要在戰場上廝殺,他肯定是比不過駱昭揚的,他一向在京城里泡著榮華富貴,體魄早就大不如前,怎么可能和駱昭揚那種時常還在前線的人相比”
  
      溫啟華聽他們兩在這你一眼我一語的,說個沒玩,所有的話題都是圍繞的衛國公,笑了笑。
  
      “你們都只想到了年事已高的衛國公,卻忘了人家還有個兒子,他那個兒子雖然沒在朝堂上任職,但是輕易,沒有人動得了他。”
  
      閔笙聽他一說才想起來衛國公魏明啟有一個兒子,這個兒子自幼和他在戰場上生活,長大之后雖然沒有入朝為官,卻也一直承教于他的父親。
  
      “魏顯祖這個人倒是沒有怎么聽說過,怎么衛國公這一次是下了血本了,竟然將自己的獨生子都放出去冒險”
  
      溫啟華覺得看現在的狀態,估計是這個意思,只是魏顯祖這個人很少出現在眾人的眼中,所以他也算不準。
  
      “魏顯祖這個人,其實還是不錯的,年少時也算是有些盛名,但是”
  
      閔笙聽溫啟華說了一半便不說了,有些疑惑,轉眼又看見孫若在笑,就更加摸不到頭腦了。
  
      “但是什么”
  
      孫若咳了咳,看了一眼臉色不是很自然的溫啟華,“但是年少時的溫啟華成名之后他便漸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你是想說這個嗎”
  
      閔笙驚訝的看著溫啟華,沒想到竟然還是一個可以和他齊名的人物,這倒有趣了。
  
      “真的你們交過手沒有”
  
      溫啟華搖了搖頭,看了孫若一眼,孫若立刻收起了自己幸災樂禍的嘴臉,正襟危坐起來。
  
      “我們沒有交過手,他那個時候代表的武將的地位,我代表的是父親這一支,但那時候天下升平,武將的地位本來就不高,所以漸漸也就沒人提起了。不過現在武將的地位也不是很高,陛下經歷了這幾次三番的變亂,早就對武將的防備心很重了,怎么可能任由他們胡來。”
  
      閔笙點點頭,這樣看來這個魏明啟和魏顯祖還不足為懼,但是現在朝堂有了這樣的話頭出現,難免不會有人再提起。
  
      “雖然陛下有心想要扶植魏顯祖,但是他現在確實還不是我的對手,不過他要是拖延了一段時間,給他們一定的時間準備,也不是不可能的。”
  
      孫若想到今天亂成一團的朝堂,現在不就是在給他創造機會嗎“這一段時間你估計暫時沒有辦法再出現在朝堂上了吧畢竟鄭馳他們起事的原因直接就是對著你來的。”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