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逍遙神醫:我的霸道女總裁 > 第1800章 繼承人問題

第1800章 繼承人問題

  龍王當初指定的三個備選接班人,似乎都已經損失殆盡了。
  
    趙飛勇不用說,早就退出龍部隊,甚至建立了個雇傭兵組織龍武裝來跟龍部隊打擂臺,如今已經發展成了龍部隊的死敵,他自己也吞槍自盡了。
  
    李鋒也于三年前在龍在野、青家吳家各方勢力的陰謀針對下退伍。
  
    而現在唯一的接班人龍在野,也被揪出了以前的罪行,選擇了去戰場上送命,不出意外也難逃一死。
  
    三個備選接班人死的死走的走,偏偏現在龍王又只剩下半副殘軀,有點油盡燈枯的狀態,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即便龍王現在還想要培養個接班人出來,留給他的時間也不多了。
  
    龍部隊的戰士們都是由來自全國的特戰精英組成的,精兵猛將數不勝數,隨便擰出一個來,在原來的單位都是絕對的尖子,部隊領導的寶貝!
  
    但是在這里,他們卻只是普通的一員,因為跟自己一樣的強人猛人實在太多了,這里可以說是全國特種戰士的殿堂。
  
    所以龍部隊中下層的軍官從來都不缺,因為有著源源不斷的人才儲備輸送到這里。
  
    但是正如龍王所說,他這些年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接班人,部隊里那么多的精英人才,可挑來挑去,最后只剩下趙飛鷹、龍在野以及李鋒三人,其余人都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在這個甄選過程中被不知不覺的淘汰了。
  
    而這三個接班人,卻在內斗中逐漸消耗殆盡,從這一點來說,龍王說如今的局面都是因為他策略錯誤造成的,也確實沒說錯。
  
    龍王還說,原本按照他的想法,龍部隊總指揮的接班人至少要有兩個人同時存在,而且這兩個人需要有一個明顯的年齡差距。比如龍在野和李鋒,他們兩人年齡相差了十五歲,這兩個接班人同時存在對于龍部隊來說是最好不過的。
  
    因為這樣一來,就能避免他身上發生過的事情重演,哪怕龍在野在擔任總指揮期間出了意外,李鋒也能直接補位,讓龍部隊正常運作。
  
    而不至于像現在這樣,龍王的狀態已經沒法再繼續擔任總指揮,但在沒有合適繼承人的情況下,又必須要拖著殘軀繼續硬挺,導致龍部隊最大危機的出現。
  
    而在幾年前,龍王曾經對龍在野說過一番話,而這番話成了龍在野跟青家聯合起來針對李鋒的導火索。當時他對龍在野說過,在他的候選名單中,他更希望以后由李鋒來接任龍部隊的總指揮,而龍在野則退居幕后,做一個隱形的守護者。
  
    因為他覺得,相比已經人到中年的龍在野,李鋒這個年輕人更加的有潛力,無論是在個人武力還是領導才能上,他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即便放在龍王眼里,也都是驚才絕艷的。龍部隊在李鋒的領導下,肯定會得到更多的發展,而龍在野就要扮演一個保駕護航的舵手角色,一旦龍部隊的方向偏了,就需要他來板正位置。
  
    龍王的想法是好的,他希望龍在野能夠為了龍部隊未來的發展做一些犧牲。
  
    但是他沒想到,人性都是復雜的,他自己具有大無畏的奉獻精神,但如果以同樣的條件來要求龍在野,那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龍在野對龍王的安排有了不滿,龍部隊能有如今的輝煌,他立下多少汗馬功勞。何曾對不起龍部隊?對不起龍王?憑什么要讓一個比他小十幾歲的小子騎在他頭上,而他則要退居幕后,做一個隱形人。
  
    于是之后,他便和青家合作,制定出一個鏟除李鋒的計劃。
  
    只是沒想到,李鋒在遭遇各國特工和雇傭兵的圍攻下,都帶著手下兄弟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只不過自那之后,李鋒察覺到了整起事件的不尋常,是有人在背后陰謀針對他,而繼續留在部隊,只會害死身邊更多的兄弟。
  
    心灰意冷之下,李鋒毅然決然的退了伍。
  
    而李鋒不知道的是,即便是那個時候,龍在野都還關注著李鋒,也就是后來看他自甘墮落去混地下世界,覺得他沒有了威脅,這才將他拋之腦后。
  
    而這次李鋒一回來,便立即讓龍在野感受到了威脅。哪怕李鋒如今只是個預備役,除非重新入伍,否則不可能在對他產生威脅,但他也害怕當初針對李鋒的陰謀暴露在光天化日下,所以才縱容趙長野栽贓陷害李鋒。
  
    在龍王講這些事的時候,李鋒能看出,他對于自己的離開還是有著強烈的惋惜,并且再最后,龍王甚至還是希望李鋒能重新穿上軍裝。
  
    “只要你愿意回來,我可以立即申請撤了龍在野的職,讓你當副總指揮。一年后你就能成為將軍,反正你這也不算越級提拔,你現在本身也是大校。兩年后,當然,如果我還能撐到那個時候的話,我就徹底退休,龍部隊下一個總指揮就是你。你放心,哪怕還有那么多反對的人,我也能生生的將你扶上去!”
  
    龍王的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極為震撼,如果真像龍王說的那樣,李鋒無疑會創造一個偉大的奇跡!
  
    但是李鋒愿意嗎?捫心自問,如果是在三年前,他會很樂意,無論是為了自己的前途還是只單純的想要扛起重任。
  
    但現在,經歷了那么多,看了那么多,李鋒自問已經沒法再去做一個純粹的軍人了。
  
    張了張嘴,他想直接拒絕,但是一看到龍王那半副殘軀,太直接的話難免傷了這個百戰老兵的心。所以他笑了笑,插科打諢般的說道:“我以前還納悶,是誰讓最高機構特批了我這個預備役大校,原來是龍王您暗中安排的,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我往里面跳呢。還有參謀長向冷鳳建議讓我來第五部隊幫忙,不會也是你們計劃好的吧?”
  
    “你那個預備役大校是我運作的不假,也確實想著有一天你還能夠回來,就像家里小孩兒一樣,總有個叛逆期,外面玩夠了自己就回來了。”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