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無敵劍魂 > 第兩千五百七十章 界外天

第兩千五百七十章 界外天

        十日之后,進入三千世界范圍,準備順著裂縫,進入界外天。
          “這是什么氣息?”
          還未靠近三千世界,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從無盡虛無之地,滲透到三千世界。
          那些樹木沾染這些氣息,有枯萎的跡象。
          “怎么回事,為何我吸入一口,感覺生命在流逝!”
          林奇駭然大驚,他可是堂堂神皇境,壽與天齊,怎么可能生命會流逝。
          真真切切,繼續吸入一口,生命流逝的速度突然加快,這讓林奇站不住了,神識無限制延伸,發現三千世界,不僅僅是仙界,許多位面,全部遭到神秘氣息侵蝕。
          大量修士,從三千世界飛走,尤其是仙王跟仙帝,不計其數,朝界外天趕去。
          “前輩,發生什么事情了,你們為何集體前往界外天?”
          林奇抓住一名老者,三品神皇,被林奇禁錮在原地,眼神之中,露出一絲驚慌。
          “你不知道嗎,這是衰弱之氣,證明天地已經進入衰退期,破滅前的征兆,每一次宇宙破滅,都是從小位面開始,三千世界首當其中,界外天是太古世界,能堅持到最后,我們都要去太古世界避難。”
          老者眼神的驚悚越來越嚴重,他們活了無數年,誰也不想死。
          天地都要毀滅,除了神帝,沒有人可以安全度過,一切塵歸塵,土歸土,經歷宇宙衍變,新的世界誕生,從無到有,至于下個紀元,還有沒有人類,已經是未知數。
          天地宇宙,誕生過許多種族,也消失過無數種族。
          比如上個紀元誕生的圣靈族,早已消失,聽說他們才是天地的寵兒。
          松開老者,林奇茫然的站在原地,看著無數人,背井離鄉,前往界外天,天地最后一片凈土。
          “前輩,趕緊離開吧,最多一萬年,三千世界,將不復存在。”
          老者看了一眼林奇,反過來稱呼林奇為前輩,帶著家眷,飛速離開了。
          祭出九絕劍,漂浮在空中,天地突然劇烈轟鳴。
          一座恐怖的門戶,出現在蒼穹之上,噴射的衰弱之氣,越來越濃,天地破滅加快了速度。
          “天樞,所有的衰弱之氣,竟然從天樞之中釋放出來!”
          林奇駭然大驚,天樞神秘無比,宇宙的締造者,每天噴射大量星球。
          但是這一刻,星球消失,取而代之是衰弱之氣。
          仙界強者離開無數,剩下都是沒有能力的普通人,他們前往界外天,連螻蟻都不如,趁著最后一萬年,瘋狂掠奪一把,爭取突破更高境界。
          整個仙界,亂作一團,神識出現在千機宗上空,大批強者離開,進入界外天。
          收回九絕劍,天樞消失了,隱藏到宇宙之中,不代表噴射的衰弱之氣會減弱。
          “該離開了!”
          沒有時間感慨,天地破滅,早就知道,這么快來臨,讓林奇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守住家人這么多年,能否堅持到天地破滅之前,誰也無法預料。
          身體一晃,消失在原地,直奔界外天。
          ……
           界外天!
          一個陌生,卻無比響亮的名字!
          誕生了多少傳奇,多少強者,風云變幻,萬族林立的地方。
          群雄逐鹿,適者生存,真正的修士天堂,同樣是修士地獄。
          這里!
          強者太多,沒有強者光環。
          這里!
          寶物遍地,并非強者獨享!
          這里!
          變幻莫測,并非一勞永逸!
          這里……
          踏足界外天的那一刻,洪荒之氣,撲面而來。
          土黃色的地面,古老的榕樹,存活至今,絕對是活化石,活了無數億年。
          手臂粗細的太古法則,游離在虛空之中,隨手一抓,法則融入身軀,太古混沌神訣,瘋狂運轉。
          最古老的的原始之氣,最精純的造化之氣,其中還彌漫一絲絲鴻蒙之氣。
          不同的氣體,交織在一起,仔細分辨,還有一絲混沌之氣跟天魔之氣。
          天地誕生之時,誕生了五種氣體,在界外天太古世界,一覽無余的呈現在林奇面前。
          “好強橫的大世界,要比我猜想的還要豐富,淵博,廣闊,浩瀚……”
          林奇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用這些詞語。
          兩輪巨大的烈日,高掛蒼穹,界外天的天空,居然掛著兩輪大日,照耀大地,不僅多出一輪,要比三千世界的大日,足足大了一倍之多。
          界外天的時間法則,同樣是三千世界的一倍。
          界外天過去一天,三千世界過去兩天,甚至更多。
          時間法則不同,空間法則不同,一切來自太古。
          “這就是太古世界,一個神秘且危險的世界!”
          林奇處于兩眼摸黑的狀態,界外天的世界很大,站在地面上,不知道何去何從。
          千機老人沒有留下過多的信息,接下來的路,要靠他自己行走。
          誅殺這么多界外天高手,關于界外天的環境,林奇知之甚多。
          界外天分為四個區域,天庭占據東面,幾乎籠罩了東面所有山脈以及大城,無數修士,加入天庭,成為葉無窮手底下的一員大將。
          南面的面積最大,分割出來好多板塊,其中有人族建立的家族,繁衍后代,有佛族等等。
          西面則是魔族跟妖界地盤,占據一大半,魔界跟妖界的強大,母庸質疑。
          北面則是巫族,霸占一大片區域,放眼天下,天庭占據主導,其他勢力,相互競爭。
          西面林奇不可能前去,除了跟南面連接之處,有大批人族生存,其中一大半的區域,都被魔族跟妖族占領。
          北面更不可能前去,那是巫族地盤,東面連接天庭,西面連接人族,巫族在界外天,絕對是一個神秘存在。
          只有南面,是人族的天堂,區域也是最大的一個,最繁雜的一個地方。
          無數修士,喜歡去南面闖運氣。
          東面也不錯,雖然是天庭管轄,生活的人族最多,也是最安全之地。
          “去南面區域,避開天庭耳目,悄悄修煉,爭取早日突破更高境界!”
          目前沒有其他途徑可走,走一步算一步。
          路上遇到好多逃難的修士,從三千世界上來。
          “不要殺我們,身上的東西都給你們,求你們放我們一條生路。”
          從遠處蒼穹,突然飛過來一群人,將逃難的修士,全部攔住,公然搶劫。
          天地破滅在即,掠奪,將成為主旋律。
          唯有神帝,才能度過紀元之變,活到下個紀元。
          資源,是唯一通往神帝大門的鑰匙。
          林奇定在原地,沒有離開,因為來人,將他圈起來,當成逃難者。
          收斂境界,看起來不過普普通通的修士,初來乍到,林奇當然知道低調做人。
          界外天環境很復雜,尤其是那些土著,他們在太古世界,生活無數年,修煉資源不缺,三千世界對于他們來說,好比仙界看待凡界一個道理。
          這些三千世界逃難者,在他們眼里,都是垃圾,沒有資格進入太古世界。
          享受最好的資源,吸收最原始的造化之氣,界外天的土著,從小得到培養,實力自然要比三千世界高出無數倍。
          他們出生的時候,被造化之氣洗滌過身軀,奪天地之造化,孕天地之靈妙。
          一共掠過來七人,清一色五品神皇,這種貨色,在界外天,屬于中上游,對付三千世界的修士,綽綽有余。
          這一年半載,極少有修士回到三千世界,逃難上來,境界最高也不過二三品神皇,大部分都是仙帝跟神王級別。
          界外天。
          仙帝猶如螻蟻,這句話從侯永王、趙萬成等人口中,早已得知。
          神王不過中游,勉強有些地位。
          只有神皇,才是主導者,真正的高層。
          所有逃難者,被聚集一處,足有數百人。
          曾今堂堂仙帝,猶如豬狗 一般,被人圈在一起,連兩名低級神皇,都不敢說話。
          至于那些仙尊,有些哭哭啼啼,剛進入界外天,準備大展宏圖,出現這種事情。
          “你,給我過來!”
          林奇沒動,站在虛空上,靜靜的看著他們。
          無悲無喜,這些年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已經麻木。
          “你在叫我?”
          他們搶劫,還是掠奪,林奇不想干涉,只要不牽扯自己,不愿意多事。
          不想剛到界外天,樹立敵人,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你聽不懂我的說的話嗎,趕緊給我滾過來!”
          見林奇沒有什么動作,七名神皇很生氣,留下四人在下面搜刮寶物,剩余三人,形成三角之勢,將林奇圍起來。
          “啊啊啊……你們要干什么,我女兒剛成年,你們這群禽獸啊!”
          地面傳來慘呼聲,一名老尊跟老嫗,死死的抓住女兒的手臂,模樣很清秀,被搜刮的一名男子看中,打算拖到旁邊的小樹林里面,結果可想而知。
          “兄弟,這么做有些過分了吧!”
          單純搜刮寶物,林奇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會妨礙他們。
          奸.淫擄掠,唯獨奸.淫,讓人不齒,令人憎惡。
          他們堂堂神皇,對小小的仙尊下手,實在是人神共憤,況且女子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剛到弱冠之年。
          “小子,你想多管閑事,這群垃圾,死了也就死了,連你自身都難保,還想管別人的事情。”
          對面青年男子,發出一聲冷笑,冰冷的嘲諷聲,在林奇耳邊回蕩。
          這邊說話的功夫,老尊跟老嫗,被兩腳踢開,口噴鮮血,帶著少女,朝樹林走去。
          “我勸你還是放了他們!”
          一股邪火,在林奇心底滋生,他不想多事,偏偏觸及他的底線。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