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九天仙緣 > 第兩千五百六十七章 接連到位

第兩千五百六十七章 接連到位

“得了,本綠目大梟皇懶得和你們斗嘴,這會兒,估七鱗宙皇該躍躍天龍門了吧,本綠目大梟皇先進去了,你們慢行啊,哈哈……”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綠目大梟皇一看對方不待見自己,也不想再多說什么,綠目掃虹,俯望鱗化神巫宙鴻蒙的宙外情況,便震翅便鱗化神巫宙宙內方向射進去了。
  
  “哼!一會兒大家見機行事,按七鱗宙皇的吩咐,就在七鱗宙皇飛升的機會,我們殺了他!
  
  七鱗宙皇答應我們的,只要他一死,那禽化神巫宙就歸我們了。再有那木卉神巫宙也神氣不了多久。
  
  到時,我們把木卉神巫宙也奪了,咱們哥三個沒神一宙,那多美呀!”
  
  花豹遠望綠目大梟下飛的鳥兒樣,滿臉鄙夷,冷笑道。
  
  “那是自然好,不過大家也要小心的,綠目大梟不是什么好對付的主,否則七鱗宙皇也用不著不久前給我們傳遞黑暗湮魂令了!”
  
  蒼狼,白虎和花豹三位都狡猾異常,不過蒼狼更加謹慎些,狼眸青虹冷晃,提醒白虎和花豹道。
  
  “嗯!蒼狼王所言有道理,我們先把不要高興太早,待大局確定之后我們再歡喜不遲。
  
  嘶,有些奇怪呀,按七鱗宙皇的脾氣,今時是我們三宙龍門之約的日子,也是他即將成為天神龍族的大喜之日,怎么他仍舊宙封不開,低調若此!?”
  
  白虎凝神瞭望下方的鱗化神巫宙許久,總感覺有些不對,不由眼閃異色,微微搖頭道。
  
  “這也不奇怪,飛升天神龍族乃是七鱗宙皇由來已久的心愿。他如此低調是有道理的。
  
  一是為求大事謹慎進行,成功為大,張揚之事后補不遲。
  
  二是,我們都知道的,無極陽宙光明仙域的浪緣人祖神出鬼沒的,深不可測,他無時無刻不再逡巡我們無極陰宙反明仙域的動態。
  
  萬一讓他知道了我們的龍門之約,七鱗宙皇的躍天龍門大喜,我們豈能順利進行到現在!”
  
  蒼狼審時度勢,為此刻鱗化神巫宙宙外異常安寧找了合理的解釋。
  
  “嗯!”
  
  白虎和花豹聽了,也深以為然,然后三位說著話,也開始邁開大步,穩穩向下方的鱗化神巫宙迅速沒去了。
  
  鱗化神巫宙宇宙深處,躍天龍門之上一團巨大如神山的邪物高高籠罩在其上。
  
  躍天龍門仍舊金光燦燦,彩虹祥云繚繞,絢爛吉鳥兒纏飛,門上珠光寶氣,門下,神浪濤滾,無限神圣而威嚴,同時又滿蘊祥和。
  
  在躍天龍門兆億神里之下的波浪狂濤中,此刻面對面矗立著兩個千萬神里之高的身影。
  
  細看之下,竟然是七鱗宙魚和金鱗皇,二者雖然皆是霸絕魁偉之身軀,不過此刻都在劇烈喘息,顯然剛剛經歷了一番惡斗。
  
  七鱗宙魚,周身七彩邪虹纏繞,周圍漆黑煙云盤環,眸射凄冷毒芒,惡狠狠的瞪視著對面數千萬里外的金鱗皇。
  
  金鱗皇身外被捆縛著兆億條黑暗元界異能神鏈,雖然神臂可動,顯然不自由,其金身金鱗之上,不停冒著金光金血,早已經是遍體鱗傷。
  
  二者想比,任誰一眼都可以看出,這場惡斗最終誰是勝利者了。
  
  “老東西,休要在反抗了,你能活到現在,已經是本七鱗宙皇無上仁慈了。
  
  我們本以為,留下你老東西可以盡心盡力教導我們鱗化神巫宙鱗神小背化龍絕學,以求全宙不斷強大的。
  
  誰知,無論本七鱗宙皇如何對你好,你都心胸狹隘,一味墨守陳規,不想將金魂修煉神法傳授給金鱗皇族之外的鱗化神巫宙異族之輩,導致我們鱗化神巫宙勢力總是無法超越禽化神巫宙和獸化神巫宙,眼中遏制了我們鱗化神巫宙的進步。
  
  對比,本七鱗宙皇身為鱗化神巫宙皇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已經遷就了你無數歲月,時刻期望你可以顧全大局,破除狹隘之心,然而你太讓本七鱗宙皇失望了。
  
  無奈之下,本七鱗宙皇和禽化神巫宙,獸化神巫宙開明大義之士暗中結盟,成立了無極陰宙未來神宙組織。
  
  不再指望你們這些老頑固了,我們要滅老生鮮,創立屬于我們自己的未來宇宙。
  
  為了實現我們目標,造福整個無極陰宙反明仙域世界,甚至是整個無極陰陽宙,今天本七鱗宙皇只能忍痛吃了在我心中無限崇敬的金鱗皇您了!”
  
  浪濤中喘息的七鱗宙皇感覺到上方蒼穹,有禽化神巫宙和獸化神巫宙的叛神出現了,立刻義正言辭的咆哮道。
  
  “我呸!七鱗宙魚!你這不要臉的,你還真有本事,怎么什么齷齪的事和話經你一說,都變成了你的偉大功業了。
  
  本金鱗皇不得不佩服你有多不要臉,多缺德多狡詐了。當初你急用安宙探惡大會制造了無極陰陽宙的恐怖浩劫,兆億神宙,因為你們勾結黑暗元界,引邪聯惡,導致萬億神宙大多宙滅族泯。
  
  如此行經可謂罪大無極,可惡空前絕后。你不但不知悔恨,竟然還敢津津樂道。如今又要吞噬本金鱗皇,想躍過躍天龍門成為天神龍族!
  
  七鱗宙魚呀!七鱗宙魚,你也不吐個泡泡好好看看自己,看你長得尖嘴猴腮的,怎么看都不是好東西。
  
  你竟然還想吞噬本金鱗皇,生出天神龍額,算了吧你。你不過是黑暗元界的妖物倩藍鯉娘生的雜種,能叫你一聲魚都抬舉你了,怎么還有臉想化作天神龍族呢。
  
  你這是咋想的,愁死俺金鱗皇了!哈哈……可笑,可笑啊……哈哈……”
  
  金鱗皇也不示若,看著遍體鱗傷的樣子,可罵起七鱗宙皇來,竟然一點兒不含糊。
  
  ……
  
  “嘶,金鱗皇當初沒死!?”
  
  七鱗宙皇上空蒼穹,綠目大梟腳踏一塊兒巨大的鬼綠云臺,穩穩降落時,看到巍峨的躍天龍門之下的波濤中矗立的竟然不只是七鱗宙皇,而且還有當初已經傳言死亡的金鱗皇。
  
  見次一幕,綠目大梟很是詫異,降落到七鱗宙魚上空一定高度后停了下來,幾分狐疑的審視著下方。
  
  七鱗宙魚上空另外一個角度,蒼狼,白虎和花豹也出現了,他們看到下方的情景,同樣也是十分震驚。
  
  九天神皇
  
  
腾龙 时时彩 做号安卓